您的位置: 铜陵资讯网 > 娱乐

李老太太的那一天

发布时间:2019-09-14 08:24:41
摘要:我对李老太太的记忆是满街说不清道不明的麝香——没有开始也没有结尾,像一个看到片段的过客一样迷失在美丽的、粘稠的世界里。在某个美丽的阳光充足的午后,或是我静静躺在黑暗中的时候,李老太太的影像总是时隐时现。 直到有这样一天,我明白地知道,李老太太的死亡并不是她生命的中止,她作为一种深深的存在,在我的心灵划下无法抹去的痕迹。 我对李老太太的记忆是满街说不清道不明的麝香——没有开始也没有结尾,像一个看到片段的过客一样迷失在美丽的、粘稠的世界里。在某个美丽的阳光充足的午后,或是我静静躺在黑暗中的时候,李老太太的影像总是时隐时现。
直到有这样一天,我明白地知道,李老太太的死亡并不是她生命的中止,她作为一种深深的存在,在我的心灵划下无法抹去的痕迹。
我不能忘记她。
关于李老太太的记忆好像是与生俱来的,在我童年的那条长长的胡同里,当我睁开眼睛的时候,她就存在,并靠着她顽强的生命力茁壮成长,抽枝,结果。在那些不能知道的岁月里,李老太太有了儿子、儿媳、孙子。这些生命见证着她的存在,像远古的某些石像,苍天,或是海洋。
小时候,孩子们不听话的时候,父母总是要说,再闹腾就把你送给捡破烂的李老太太。孩子们听了这样的话,就安静下来,至于恐惧了。我也是其中的一个。捡破烂的李老太太是幼小孩子们的魔鬼,是因为她的职业和满身的肮脏。
李老太太满脸岁月的河流,那些深深的沟壑隐忍地诉说着一个生命的历程,欲言又止。李老太太笑的时候,这些沟壑竟也生动起来,闪烁着活泼美丽的光芒,这样的笑容让我深深地记住了她,直到很久很久。
等到我们这茬胡同里的孩子们稍稍“长大成人”的时候,就像以前的孩子做的那样,对着李老太太的背影大声地唱着代代相传的关于李老太太的歌谣:
“罗锅李老太,像个大王八。
驼着背,弯着腰,捡个大娃娃
没钱养娃娃,捡些破褂褂。”
边唱歌,还边用捡来的石子、酒瓶子扔李老太太旁边的垃圾堆,扔准了便“砰”的一声,垃圾四散,溅得李老太太一身。我们大笑,李老太太背着驼着的后背,挥舞着酒瓶子追打我们。孩子们又唱着同样的歌谣,随随便便地跑开。
如果哪个孩子被抓住了,李老太太一定会骂,你个小兔崽子,不学好,做的什么孽啊。孩子便说,你的儿子才是小兔崽子,做的你这门子的孽!李老太太于是就放了手,失神地转过身子,驼着她的背,渐渐消失出孩子们的视线,在深深的夕阳的落寞中走开——一直走出这个不属于她的世界。她的背影像是残阳里一粒淡淡的灰烬,无力地飘动,面对哪怕是世间最微小的空气的颤动也无能为力——只能静静地走开,带着那个只属于她的世界,和那段我们并不知晓的关于她的儿子的秘密。
关于李老太太的儿子,我们所知不多,零星的点点闲言碎语也是听大人们拉家常话得来的。总之,他的儿子不争气。好像是吸毒,打李老太太什么的。我们一茬的孩子不明就里地知道了关于李老太太的这个秘密,然后深深地伤害她。在我们天真的思想里,只知道这是逃跑的不二法门。至于夕阳下的那个和我们一样的心灵,在稠密的时间里隐忍着怎样的痛苦,是很少有人问津的——因了她的地位,和她的肮脏。
待到上了小学,稍稍懂了些尊老爱幼的习性,对于李老太太的追打也就落下了帷幕,转而变成了不屑和鄙夷:鄙夷她的肮脏和身世。渐渐,这种鄙夷又残忍的演化成了一种漠视。毫无理由地,天然地忽视了一个生命的存在。我们看见那个赢弱的身体在垃圾堆旁的时候,便默认了她和垃圾的天然关系,仿佛她生命的意义只是作为垃圾的陪衬。在这样的陪衬中过着我们变化中,而在李老太太生命中静止的四季。
这时,在李老太太的干枯的生命里,遥遥出现了。遥遥竟从那么小的一个花蕾,生长成和我们一样的生命,这一点是幼小的我们难以理解的:长期对李老太太的忽视让人们更习惯了忽视她周围的人,于是,我们理所当然的忽视了遥遥,忽视了一个生命的过程,只是吃惊的看到了李老太太的这个孙子——和我们一样的孩子。
我静静地回忆李老太太一生的苦难时,和遥遥相处的那段日子是个例外。或者确切地说,是当李老太太对她的遥遥的幻想存在的时候,这个生命精神上快乐着,像一株被阳光和水抚慰的生长在贫瘠土地的植物。
遥遥比我们小几岁,那时上小学。李老太太每天准时守候在校门口,在夕阳的余晖里领着她的骄傲行走在人生的光明里。那具鲜活的生命挨着她、握着她的手,感受她的体温。
她的小孙子常常问她些关于自己父母的事情,李老太太含笑回答。
“你的爸爸啊,是个知识分子,叼着烟斗,带着大眼镜子,学俄语的,翻译苏联的资料了。了不起!”李老太太为自己和她的孙子构造着一个属于他们两个人的世界。
那孙子便问,那他父亲去哪了。李老太太低头看着那个和她的儿子有着同样脸颊的孩子,说,他走了,去了很远的地方,当我们的遥遥考上了大学,爸爸就回来了。
我们从旁边经过,听到这样的话总是要旁敲侧击地大声说着,吸毒犯、吸毒犯。李老太太拉下了脸,领着她的孙子快步走,逃出了我们的残忍。遥遥好奇的回头看,张望着,茫然的。
遥遥是个好学生,总是得些奖状装点李老太太破旧的家。李老太太的生命被这些奖状激活着,生动了。她再不独自专心于收集垃圾,而是逢人便说她孙子的学习、生活,赞美她孙子的懂事和乖巧。那种洪亮的声音从她瘦小的身体里铿锵而出,带着无比的生命的活力。
“我们的遥遥考第一了,我们的遥遥帮着我打扫房间了,我们的遥遥的了奖学金了……”。我们的遥遥,这是李老太太生命的主语。
满胡同的邻居都知道了李老太太的好孙子,对着李老太太说些赞叹的话。李老太太有福气啊,将来孙子有本事了带着你做飞机、轮船,接到美国过日子呢!李老太太高兴地笑了,像朵好看的水莲花。
她的生命年轻着,快乐着——即使这样的快乐在他漫长的生命中只是短短的一节浪花,短到只是轻轻一闪。
遥遥升到初中的时候,李老太太照旧在金黄的夕阳里等她的孙子。有一天,遥遥远远地看见了李老太太,故意绕着道走开了。
李老太太见孙子走出了校门,挥着手臂招呼着,脸上的皱纹活泼地流动着,又突然像雕塑般静止了。
那天,她的遥遥走在前面,李老太太走在后面。火红色的光线穿透了李老太太裹着的小脚,把每一粒尘土照得清清楚楚,那些尘土肆意飞扬,染着和天空一样的颜色。
李老太太沉寂了几天,在垃圾堆旁边发呆、有时候坐下来擦泪。
遥遥又考了第一名,拿回了奖状,贴在了那个破烂的家里。李老太太也就没有理由地恢复了她的生命。恢复了她洪亮的嗓音,和她生命的主语——遥遥。她走街串巷地捡垃圾,走街串巷地说遥遥,她的精神高涨着,被对另一个生命的敬畏、爱护和很多难以名状的情感吹得饱满、生动。
再后来,我上了大学,家里的消息也渐渐闭塞了。只是放假回家时听到些关于李老太太的碎语,都是关于遥遥的:遥遥考上了北大,考上了研究生,在北京工作哩。母亲常常啧啧赞叹李老太太的福气,说人这一辈子,看着儿女成才才是最大的福气!说着说着,对李老太太竟有些敬畏了。
之后,我在银行里碰见过一次李老太太。我帮母亲去银行存钱,一进门就看见了她。她带着老花镜,尽量挺直了弯曲的腰板,用银行帐单旁的钢笔端端正正地在汇款单上添下了遥遥的名字。
午后的阳光照在李老太太身上,发酵了她身上的肮脏,夹杂着酸臭的气味弥漫开来,周围的人们离远了她,捂着鼻子,带着鄙夷的目光。李老太太添完了单子,笑呵呵地向门外走,一眼看见了我。
她高声叫我的名字,问我的近况。我简单地回答了她的问题。她听到我在北京工作,啧啧地说:“有本事啊,呵呵,跑到北京了,好小子啊。我们的遥遥也在北京,上了研究生了,开始挣钱了,回来还给我带些北京的好特产呢。”周围的人惊奇的看着这个捡垃圾的小老太婆。
李老太太习惯了这种注视,补充着说:“北京大学哩。”柜台旁一个添单子的中年人抬起头,羡慕地说:“老太太好福气呢。”
我好奇了,问道:“孙子都挣钱了,该享清福了吧。李奶奶还工作着么?”
李老太太笑眯眯地看着我,像个小孩子似的卖弄着说:“我孙子说要接我去北京过日子了。”她满足地看我的表情,期待着我的惊奇和羡慕。
我笑着说:“看看李奶奶的孙子,真有本事啊。”她满意了我的回答。弓下腰,在午后温润的阳光里渐渐消失,带着她的心满意足和别人羡慕的眼光。
我想到了童年时对李老太太的欺辱,心里也静静为她高兴。但在这样一个时间里,我却并不知道我和李老太太从童年开始的相识就要结束,在一个我们都料想不到的时间和事件里。
李老太太去了北京,又匆匆回来了。邻居们看见李老太太回来了。半开玩笑地问李老太太:“怎么了,老太太过不惯京城的富裕生活了,回来了哦。”有的又补充着说,李老太太是想咱们了啊。
在他们的意识里,李老太太的幸福是毋庸置疑的。李老太太支吾着,带着说不明白的意思走出了人群,进入了她长久的那间狭小、肮脏的房子。
几天后,母亲闻到李老太太的家里有臭味,大家打开房门的时候看到了死去的李老太太:面容枯瘦,嘴唇深深地向嘴里吸着,周围满是溃疡,白色的尸虫缓缓蠕动着,平静残忍地吞噬着一个苍老的生命。李老太太的眼睛死死地盯着房顶上面那些她孙子的奖状,红红的奖状像着这具尸体静静地诉说着什么——是关于李老太太的死么?
关于李老太太的死,后来有很多猜测,猜测的重点就是北京的那一天,在那短短的一天中发生了什么样的事情?这些事情又是怎样摧毁了李老太太,怎么让那个鲜活的生命像很多年前一样缩水、干枯———并走向她最后的归宿。
北京的一天是属于李老太太自己的时间,也是这个世界里唯一属于李老太太平庸生命的时间。在这个时间里,她死去,带着她的回忆。
只是于我,他的死亡是一种绵长并无法抹去的回忆,深深地铭刻在我的生命里。

共 750 字 1 页 转到页 【编者按】我们面对于生活,面对命运,看到了苦难中李老太太于幼小生命的成长,希望,寄托所付出的一切。作者用诗歌负有 的语言来叙述故事,让人感动。在娴熟驾驭文字的同时,也驾驭着读者的心情与眼球。苦难,总是底层文学的主题,因为苦难是人类成长史的见证,是人的生命史的见证。小说在三千余字的幅度中,给我们拉开一个空间,一个舞台,看到李老太太的从最初的寄予,到后来的喜悦过程。但小说在结束时,作者在我们的心灵深处给予一击,也留给我们太多的思考,李老太太的北京一天,到底发生了什么?谢谢作者的力作。[编辑:槐花乡人]【江山编辑部·精品推荐】
1 楼 文友: 2008-10- 0 16:24:04 很感动啊~~~这是一个社会的悲剧。 泪似帘外雨 点滴到天明
2 楼 文友: 2008-10- 0 20:55:5 诗一样的语言,生动刻画了一个可敬但卑微的老人.学习并问好!
 楼 文友: 2008-11-0 12:19:27 结尾的悬念让人思索啊 海外购http://shop 5646277.taobao.com/
4 楼 文友: 2008-11-11 01:47: 6 卑微的人命运道出来总是不尽辛酸,作者给我们留下一个答案早已人尽皆知的谜,留白非常到位。问好。 平行天下,素面朝天!
5 楼 文友: 2008-11-11 10:08:09 底层人的泪与笑,刻画得令人感动,令人深思。
6 楼 文友: 2008-11-11 15:10: 5 学习来了,果然是好文!!!!!
7 楼 文友: 2008-11-1 19: 4:22 深挖社会底层,思想深刻。顶下
8 楼 文友: 2008-11-14 14: 4: 7 她作为一种深深的存在,在我的心灵划下无法抹去的痕迹。/非常细节的底层“小人物”的形象,在笔者“散散”的记述中得以深刻、具体——当某种东西植入记忆,那种东西一定带有记忆的普遍性和特殊性。李老太太于众人、于家人的记忆正印证了关于“记忆”的性质而扣问世事及人之情感。 细节细微处,自成词话。
9 楼 文友: 2015-09-12 17:54:42 写的真不错,祝创作愉快!热淋清颗粒女人可以吃吗
小孩为什么流鼻血
幼儿眼屎多
小儿小便黄
猜你会喜欢的
猜你会喜欢的