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 铜陵资讯网 > 科技

【小品】醉酒歌

发布时间:2019-09-14 08:13:46
摘要:我想,醉汉们若能经常地唱一唱或哼一哼《醉酒歌》的话,经常地回味一下醉酒时的滋味,对于戒掉自己酗酒的臭毛病,定会大有裨益的。 时间:现代。
地点:阿九家。
人物:阿九——嗜酒如命之徒,刚有所省悟。
阿戒——阿九的老婆,力倡少酒。

【幕启:台上是个居室,摆着地桌、沙发、酒柜等。地桌左右各放一把椅子,上摆一两装的酒杯两只,书一摞。阿戒在看报。
阿九:(怀揣一瓶白酒回家,敲门)当!当!当!
阿戒:谁呀?
阿九:你老公——阿九!
阿戒:(站起,去开门)哎哟妈呀,喝完可回来了。(开门,接过阿九递过来的一瓶酒瞅了瞅,回来后放于地桌上)
阿九:(进屋)我说阿戒呀,你有“喜”啦!
阿戒:你咋胡说呢,我都多大岁数啦,还能“有喜”(指怀孕)?
阿九:真的,你是有“喜”了,正顺我嗓子眼儿往上蹿哩!
阿戒:不对劲儿呀,我“有喜”(指怀孕),你嗓子眼儿往上蹿啥玩意儿呀,也不是地方啊?
阿九:你的“喜”,还真得从我的嗓子眼儿往外蹿。不信试试!
阿戒:啥“喜”呀?
阿九:就是“有了”!
阿戒:“有”啥啦?你呀……“黑瞎子玩儿磨——转圈儿推!”太费劲,喝(酒)了就不好交流!
阿九:你不老鼓捣我么:发挥发挥特长、散散余热吧——在有生之年,干成一项伟业,整出一首《醉酒歌》唱唱吧!这词儿,(指着自己嗓呼路子)正往上蹿呐……
阿戒:蹿就好,蹿就好,喜不喜的先不说,这比我临盆分娩还重要!来,(急忙斟满一杯酒,送到阿九面前)喝下去,往上钩钩!
阿九:(接过杯,一饮而尽)
阿戒:咋样?
阿九:谢——谢——妈!
阿戒:啥?
阿九:跑偏啦,干《红灯记》上啦!
阿戒:刚才在外没少喝吧?
阿九:没,没有;一反常态,打折啦!没办法,你不跟腚抠“歌”嘛!
阿戒:抠难受啦?
阿九:是挺难受。我说呀,酒这玩意儿它咋就这么大的劲儿呀,喝上立马当事儿;它要是治病的药多好,药若这样灵验、当事,那可少死老鼻子人啦!
阿戒:若能整出首《醉酒歌》唱唱,你也不枉潇洒“走一回”!
阿九:你也不是不知道,我抠哧字儿太费劲……憋的呀,半夜三更叽里咕噜都睡不着觉!
阿戒:唬谁呢?那是喝高了折腾的!
阿九:不对,起码不完全对,有时也是抠不出词儿憋的!当然啦,“起夜”除外。
阿戒:人家说了,搞创作这玩意儿硬憋不行,关键得有生活积攒!
阿九:对酒的积攒我倒不少,可穿肠而过都排出去啦,上哪儿说理去?!
阿戒:你有这么好的酒基础,不抠出一首《醉酒歌》唱唱,不但可惜,也确实瞎了你这玩意儿啦!来,死马就当活马医吧!
阿九:那就再来一杯,再往上钩钩?
阿戒:钩钩就钩钩!(斟上一杯送上)
阿九:(接过杯,一饮而尽。双手撸动脸颊,颇觉发烧)
阿戒:你不知道哇,不少人见了我,都夸你……
阿九:咋夸的?
阿戒:“你家的阿九哇,早上见了像半夜喝啦,中午见了像早上喝啦,晚上见了像中午喝啦,半夜见了像昨晚上喝啦……”
阿九:昼夜兼程呗!
阿戒:说你“就这股子劲头儿哇,干啥准没冒儿!”
阿九:可有一样,我总没整明白……
阿戒:啥?
阿九:“就说现在,我究竟算喝啦,还是算没喝呢?”
阿戒:行了,可不少啦!再钩就钩仰壳儿啦,还能整出“歌”了吗?
阿九:文化底子薄,我不得用酒垫巴垫巴、帮衬帮衬么?
阿戒:酒底子你早够用啦,文化浅你得抓紧抠扯呀!上周,我给你买回一本书,叫《啥是句子》(从地桌上拿起递给阿九);这周,我又给你借回一本,叫《标点符号咋用》(从地桌上拿起,又递给阿九)。
阿九:其实,这我也没少看,只是有些担忧。
阿戒:担忧?担忧啥?
阿九:不是有一首《祝酒歌》么,劝人进酒的;我若是整出一首《醉酒歌》来,是不整反啦,是在拆台,是在懈劲呐?
阿戒:不懈懈劲行吗,不懈懈劲不全整进去啦?情绪一上来,全得整崴喽,整摊喽!
阿九:这倒是。这些年喝酒哇,根本就没喝出个“子午卯酉”来,人家喝,我就跟着啁,就一个字儿——辣!
阿戒:(指着地桌上的酒瓶子)辣?嫌辣你咋还偷着往里兑酒精呢?
阿九:提那干啥?(去抢酒瓶子)再倒点儿,我再钩钩!
阿戒:(倒一杯送上)这事儿闹的,“歌”没钩出来,酒倒钩进去了。赔啦!
阿九:哪能呐,你赔不了——(指一下自己的嘴)都到门口啦!
阿戒:上来啦?那得赶紧拽呀,若冷不丁地咕噜回去,不就砸锅子啦?!
阿九:说的对!不过……我就会“大神调”、“梆子腔”,恐怕得跑“粗”!
阿戒:啥粗不粗的,有词儿就行!你先哼唧哼唧,随便!
阿九:我说呀,啥玩意儿都架不住熏陶!就说咱邻居养的那头毛驴,以前滴酒不沾吧?可后来在我的再三熏陶之下,现在喝我的剩啤酒﹑剩菜汤,滋滋的……
阿戒:我知道,喝少了它还不高兴呢,就差不会动筷子啦!
阿九:驴的酒龄几年啦?
阿戒:至少五年!——哎,不对劲儿呀,你老提驴干啥?
阿九:我的意思是,这些年我对你的熏陶,跟驴相比,也不差啥呀!我的那些事儿,你都知道的,不干啥你也动动手,亲自帮我往外拽拽词儿?(指了指自己的嗓呼路子)
阿戒:咋拽?
阿九:我唱前句,你拽后句;若不,你唱前句,我追尾?!
阿戒:你呀,没整!“坟茔地涨水——灌(惯)鬼儿啦”,就好搞“等、靠、要”!
阿九:我这不省点劲儿么!
阿戒:甭管“谁前谁后”啦,赶哪儿追哪儿、赶哪儿拽哪儿吧!
阿九:好!
阿戒:(手做动作,示意阿九先唱)
阿九:(唱)一上酒桌就不打蔫呀,越来“白的”越撒欢啊!
阿戒:(唱)好说歹说都拦不住哇,既管递来又管添啊!
阿九:(急赤白脸地)你看,别瞎扯呀,我啥时“管地”啦?啥时“管天”啦?
阿戒:(模仿、嘲笑阿九要酒要菜时的不端样子)服务员啊?!服务生?!——递酒!——添菜!
阿九:(唱)喝到嘴里辣得蒿儿哇,顺着舌尖往下蹽儿哇!
阿戒:(唱)一干就连着几杯啁哇,不是酒仙谁能受了哇?
阿九:(唱)牙花子出血硬坚持呀,腮帮子发炎鼓脓包哇!
阿戒:这家伙,里外发烧啦!你脑袋呢?
阿九:(摸摸脸)这不,在这儿吗?
阿戒:不对,别在“后裤腰沿儿子上”啦!
阿九:(唱)圈圈紧扣不停顿呐,小嗑儿一唠起浪潮哇!
阿戒:(唱)一杯一杯神经木哇,几口就把一瓶儿抄哇!
阿九:(唱)东拉西扯这酒好哇,咱们几个也烧得了哇!
阿戒:都能烧酒的话,那得顶黄多少家大酒店呢?像这样的﹙指阿九﹚,站在家门口就得开喝!
阿九:咋的,还当真的啦,瞎乍乎你也信?!
阿戒:驶向“深海区”啦!
阿九:(唱)他说我醉我不服哇,我说他醉他就恼哇!
阿戒:(唱)哼哼哈哈摽着干哪,看谁能把谁灌倒哇!
阿九:出轨啦!
阿戒:(唱)嗜酒如命不躲酒哇,不成醉翁不撂挑哇!
阿九:(唱)阿哥阿妹来敬酒哇,咋的也得往里消哇!
阿戒:危险啦,非追尾不可!
阿九:(唱)我的外号叫阿九哇,名震全城不得了哇!
阿戒:(唱)若是打了退堂鼓哇,脸盘不小往哪搞哇?
阿九:那咋办?就得整!
阿戒:(唱)酒进肚子火处燎哇,肝胆脾肾发了毛哇!
阿九:(唱)争先恐后往外挤哟,哪知门口戒严了哇!
阿戒:(唱)还是老胃讲义气呀,关键时刻它“承包”哇!
阿九:沟满壕平啊,“激动田”灌成了“涝洼塘”!
阿戒:还在硬挺着?
阿九:不行,得回家。
(唱)走在路上我轻飘儿哇,前脚低来后脚高哇!
阿戒:(唱)见到熟人就大声喊哪,不是熟人送傻笑哇!
阿九:(唱)胳膊摇摆无地儿放啊,放哪都觉没放牢哇!
阿戒:割掉扔了算啦!
阿九:(唱)回到家里想喵俏哇,装蔫不成倒闹吵!
阿戒:(唱)叮叮当当失了控啊,搅得四邻直喊遭!
阿九:鸡犬不宁,乌烟瘴气!
阿戒:就像鬼子进庄啦!
阿九:(唱)拽住电话不撒手哇,不该说的可劲儿蹽哇!
阿戒:(唱)自己喝了他不提呀,总问人家招没招哇(醉没醉)?
阿九:(唱)听不明白总打岔呀,一蹦就是一尺高哇!
阿戒:家里整的天崩地裂!孩子哭、老婆叫,爬窗推门抢着逃!
阿九:(唱)一旦捅出啥娄子,老伴儿治我可不饶。
阿戒:(唱)一不掐,二不薅,不让上床咋挺着?
阿九:--都忘啦!
阿戒:(唱)还有比这更狠的,你猜咋着就咋着。
阿九:(唱)属于隐私小专利,这就没法透露了!
阿戒:这也没醉彻底呀,还知道事儿呐!
阿九:彻底啦,咋还没彻底呢?
(唱)吐出的东西腥得嚆儿哇,瘆得痨儿哇!
闭眼不敢想啊,睁眼不敢瞧哇!
老猫见了躲着走哇,小狗闻到叫嗷嗷哇!
阿戒:咋没大喊大叫这疼那疼的呢?
阿九:叫唤有啥用?你能替咋的?关键不在“疼”,在“难受”!要光“疼”,那就好办啦!
阿戒:再往深抠抠,把啥滋味儿都抠出来!
阿九:(唱)咋摸脑袋都木格张啊,既像西瓜又像筐啊!
阿戒:(唱)摆在那里却不敢卖呀,怕人说你是奸商啊!
阿九:这整的,都不知道自己那玩意儿究竟是啥玩意儿啦!爆炸不了吧?!
阿戒:悬!
阿九:(唱)往前迈步却往后退呀,朝东栽歪却朝西跄啊!
阿戒:(唱)直不起腰,掰不开裆啊!
阿九:(唱)双眼直勾勾,大腿紧梆梆……
阿戒:堆灰儿啦!
阿九:(唱)胆滋绿,胃液黄,食类各色不一样!
阿戒:(唱)呕吐声声太难受哇,胃里总是格格痒痒!
阿九:(唱)两个手指抠嗓眼儿呀,泪水不时往外淌啊!
阿戒:(唱)抓耳挠腮晕乎乎哇,说话句句不在行啊!
阿九:(唱)管哥叫爹,管妻称娘,张罗哪天娶二房?!
阿戒:六亲不认啦!
阿九:(唱)全身上下散了架呀,破旧的马车打比方!
阿戒:(唱)各样小件挂那里呀,整个浪的滴嘞当啷!
阿九:啥都不好使啦!
阿戒:可别闹个半身不遂呀,那可惨不忍睹哇!(拐拐拉拉、一瘸一歪地,模仿脑梗者走路)
阿九:咋的?看这样子,对我……你是打算缩短时间,尽早进行一次性处理啦?
阿戒:哪呢?这不正在深海作业,往岸上拽你吗?
阿九:啊!好,好,有件事儿我还得求你……
阿戒:啥?
阿九:那头驴……
阿戒:咋的?
阿九:它的酒,你想办法给戒了吧!
阿戒:啊?啊!驴好办,关键是你咋整?!
阿九:(十分严肃地,喊)戒!

【剧终。

共 756 字 1 页 转到页 【编者按】小品是说和演的艺术形式,取材宽泛,或针砭时弊,或讴歌时代新风,通过诙谐幽默的语言或者肢体语言,使人们增长了学识或者引发思考。作者的小品,通过一对夫妻这两个典型,即阿九和阿戒,一个嗜酒如命,一个力倡少酒。其实,酒与人们的生活息息相关,有时不可或缺,但是饮酒不能过量,如果酒后酿悲剧,后悔莫及。小品语言风趣,语言凝炼,人物形象丰满自然,构思精巧,佳作,推荐欣赏!【编辑:箫音依依】
1 楼 文友: 2017-04-24 22:2 :41 欣赏老师精彩的小品,祝写作愉快!期待精彩继续,问好!瘫痪病人手僵硬吃什么药好
孩子厌食吃什么药
薏芽健脾凝胶服用说明
成人尿不湿及护理垫
猜你会喜欢的
猜你会喜欢的