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 铜陵资讯网 > 科技

神葬八荒 第291章:三生石

发布时间:2019-10-12 22:58:53

神葬八荒 第291章:三生石

当初的一幕,武心晨不愿意想起,但此情此景,却勾动了他内心最深处的情思,以往的或愉快,或伤心的场景,竟宛若图卷般,在其脑海中掠过,挥之不去,

……

还记得,那一战过后,她躺在他的怀中,轻轻低喃道:“心晨,我并不怪你,因为你是为了天下人,人魔结合,本就天理不容,我们之间的爱情,注定沒有结局,”

魔心儿的脸上沒有痛苦,沒有悲伤,沒有绝望,有的只有那淡淡的笑容,那是一种幸福的笑容,

“恩……或许,你说的对,我们,注定了沒有结局,”武心晨有些麻木的点了点头,眼中的泪水不听使唤的流了出來,双臂紧紧的抱着魔心儿,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,

“你是男子汉……不要哭,看着你哭,我好难受,答应心儿,不要哭,好不好,”魔心儿伸出那双细白滑嫩的小手,轻轻的抚摸着武心晨那刚毅的脸庞,为他擦拭着眼角的血泪,

“恩,”

武心晨死死的咬住自己的嘴唇,不让自己哭出來,更是努力忍住眼中的泪水,但不管他怎么努力,眼角的血泪却依旧不断溢出,心中的痛苦,全然不可为外人道,

“你是天纵之资,注定要为苍生效力,而我,只是一介凶魔,你们口中的猎物,仅此而已,”

“心晨,其实我很早就预料到了今日的结局,不过,能死在你的怀中,我很幸福,真的好幸福……在这里,有你最熟悉的气息,我可以……以我最幸福的姿态,迎接死亡,”

“心晨,你知道吗,其实,我不想离开你,我真的好想呆在你的身边,为你做饭,为你缝衣,为你捶背,”

“或许,我可以为你生个孩子,然后一家人平平凡凡的过一辈子,沒有纷乱,沒有战争,哪怕只有短短的几十年,我也愿意,”魔心儿不断地说着话,每一句落在武心晨的心里,都是那般酸楚,

“这些,我都知道……”武心晨用力的点了点头,这何尝不是他最大的愿望,但眼下,这个愿望却变成了奢望,而亲手造成这一切的,不是别人,却是他自己,

天下大义,兄弟情义这几座大山压在他的身上,令他几乎不能呼吸,他能够为了一己私欲,抛弃天下吗,

不能,

也许别人可以不顾一切地与心爱之人远走高飞,但他却做不到,因为,他乃是人族的主力,那个时代唯一的屠魔大将,天下等着他去拯救,绝对不可因为儿女私情,抛弃亿万生灵,

“呵,,呵呵,其实你我都很清楚,那样平凡的生活永远不可能出现在你的身上,从你出现的那刻起,我就知道,你不是一个平凡人,你的一生注定不平凡,”

“为此,我只能够选择不让自己平凡,让自己变得更加强大,其实,我那样做并不是想和你对抗,而只是想离你更近一点,只是想,为你做一些事情,”

“可是,我真的很沒用,从來沒有帮过你什么不说,还总是给你惹麻烦,我真的很不称职呢,”魔心儿微笑着说着,她的笑容,在这一刻是如此的凄美,凄凉的美,那是世间最靓的美,

“不,你帮了我很……”武心晨想要反驳,可是他的嘴唇却被魔心儿的小手给紧紧捂住,

“你不用说什么的,我都明白,其实我就是一个累赘,因为我的魔族身份,让你被兄弟们猜忌,让你左右为难,不仅如此,就算在你最艰难的时候,我却选择了凶魔阵营,不在你的身边,”

“心晨,你知道吗,我的心里真的很痛苦……为什么我这么沒用,这样的我,肯定是配不上你的,”说到这里,魔心儿的气息变得愈加微弱了起來,声音越來越低,到最后几乎弱不可闻了,

“心晨,你不要难过,知道吗,”

“这一次,我真的很开心,因为我最后是死在你的怀里,而你,也不用再为我的事情而烦忧了,今日一战后,你一定会成为人族的英雄,希望……咳咳,”魔心儿话还沒说完,突然剧烈咳嗽了起來,一股股鲜血不要钱地往外冒,看起來煞是骇人,

怀中抱着魔心儿,武心晨眼中一直压抑的血泪再也忍不住了,就这么滴答滴答的流了下來,挂满了脸庞,浸湿了衣裳,

“我不难过,只要你好起來,我一点都不难过……你能不能不要死啊,”双臂紧紧地抱着魔心儿,一边说着,一边不断的掉下眼泪,

“这样不行的噢,我不死的话,你一定还会陷入两难的境地,我不像个,再因为我的原因,让你为难,我只想你,,好好的活下去,把我的那份,一起活下去,”魔心儿抬了抬玉手,似乎想再次抚摸武心晨的脸颊,但她实在太虚弱了,努力了好几次都沒有成功,

见到这一幕,武心晨的心里一慌,连忙握住了魔心儿的玉手,朝自己脸颊上靠了过去,在这刻,他真的很害怕,那种感觉,就好像一种特别喜欢的东西,彻底消失不见一样,

“心晨,你又哭了……”魔心儿的玉手触及到武心晨的泪水,旋即低声喃道,语气充满了一丝无奈,又有几分幸福,这个天上地下,独一无二的男人,正在为自己流泪呢,

“我不哭,我不哭,我真的不哭……”武心晨嘴里想要止住自己的泪水,可是那泪水却如此的不听使唤,依然不断的往下直流,而且越流越多,越流越快,

“傻瓜,好好的照顾自己……”魔心儿不断的用自己的双手擦拭着武心晨的泪水,而她的眼中,也流下了晶莹的泪水,在这无尽的战场之中,是如此的璀璨,如此的夺目,

而武心晨却似乎根本沒听见她的话语一样,就像个孩子般,一个劲的哭着……眼前的武心晨,哪里还有屠魔第一人的摸样,

“我就要走了,心晨……若有來生,我一定要再次爱上你,”说到这里的时候,魔心儿眼中的生息一点点地消散,双瞳几乎眨眼间就变得灰败了起來,

“不,你不要走,心儿,你不要走,我后悔了,不要离开我,我求求你不要离开我……”武心晨紧紧的抱着魔心儿,脑袋就放在魔心儿的肩膀之上,整个人像一个孩子,是那样的伤心与悲痛,

但是,不管武心晨再怎么哀嚎,眼前的魔心儿却已经彻底失去了生机,再也听不到,來自他口中的话语,

望着怀中逐渐变得冰凉的魔心儿,武心晨不断地摇着头,只感觉自己那颗碎裂的心彻底的麻木,眼中的血泪更是喷泉一般的狂泻而出,巨大的吼叫声更是震动整个天地……

问苍天,何为情殇,

问大海,何为心碎,

天崩地裂,难寻伊人影,

武心晨就这么死死的抱住魔心儿那逐渐冰凉的身体,泪水早已打湿了身上的衣裳,他的口中更是不断的传來悲凉的叫声,那声音是如此的撕心裂肺,是如此的痛彻心扉,

天空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了朵朵乌云,道道雷光闪过,紧接着倾盆大雨就这么倾泻了下來,雨水是那般的大,可是却难以掩盖他的声音,是苍天也在为他哭泣么,

悲凉的啸声不断的回荡在天地之间,武心晨的声音甚至开始沙哑,那一头黑色的长发,竟然顷刻间变得花白,与此同时,那花白长发以一种疯狂的速度,迅速蔓延了出去,到得最后,竟然达到了骇人的三米之长,

不知道过了多久,当大雨已经将那深坑填到一半的时候,武心晨才忽然停止了啸声,而他的身体却是慢慢的倒了下去,在那惊天战场中,一对深情儿女,挥泪阴阳相隔,

男的,名叫武心晨,女的,名叫魔心儿,

……

智慧老人就这般跪着,一滴滴滚烫的血泪倾洒在他脚下的怪石上,显得如此触目惊心,一边站着的赤,忽然有一种感觉,那便是眼前的老者,体内的生机正在以几何速度急剧下降,

“前辈,前辈你怎么了,”赤急声叫了一声,但却沒有得到老者的回应,心头吃惊下,赤也不顾什么礼节了,当先一步跃到老者的身边,轻轻推了推老者的肩膀,

但就在这时,赤猛然呆住,

“前,,前辈,”

赤伸手过去,发觉智慧老人的躯体一阵冰凉,那是一种,死人才有的凉意,见到这一幕,赤只感觉脚肚子都打颤了起來

,这是怎么回事,一名大能就这样悄无声息的死了,

“啊喂,前辈……不要吓我啊,”然而,不管赤怎么叫喊,眼前的智慧老人都沒有任何回应,不知道过了多久,就在赤自己都要放弃之时,一道苍老的声音似乎从天际传來,

“小兄弟,谢谢你的开导,让我真正地明白了本心,在我躯体下跪着的怪石,便是你一直要寻找的七彩石,把它带走,拯救无上秘境的原住民吧,”

“天之涯,海之角,海天相接处,常伴三生石,三生三世,唯独不忘初心,相恋情思,至死不渝,”

……

苍老的声音逐渐远去,但赤却久久不能回过神來,虽然不清楚那名老者的故事,但从他仅有的几句话可看出,他必然是一个痴情种,这样的痴情种,却面临当初那等痛苦的抉择,当真令人扼腕……

遵义男科医院哪家好
菏泽治疗输卵管堵塞费用
三明治疗男科费用
遵义治疗包皮包茎方法
菏泽治疗输卵管堵塞医院
猜你会喜欢的
猜你会喜欢的